保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护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航急诊乘客再发文遭北京999急救人员欺骗-【新闻】开平

发布时间:2021-04-20 12:18:21 阅读: 来源:保护器厂家

南航急诊乘客再发文:遭北京999急救人员欺骗

张洋被推进医院就诊。

南航乘客“患病被空乘和急救人员推诿”事件仍在发酵。

22月26日,这名患病乘客、辽宁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张洋再次通过个人微博@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表《一个记者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及向999急救索赔的声明》,称北京999急救车欺骗患者,以朝阳医院、协和医院挂不上号为名,不顾患者病情,将重急病的本人强行送往999急救中心,涉嫌利益输送。为此,其已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并向999急救中心索赔。

北京市卫计委热线工作人员26日晚就张洋投诉一事回应澎湃新闻称,投诉者信息需要保护,因此无法透露更多细节。

对于另一投诉对象的999急救中心,张洋称事发后该中心从没有联系过他。此前张洋曾向媒体表示,他正在搜集999急救中心的信息准备投诉。澎湃新闻连日来连多次拨打该中心相关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此前澎湃新闻报道,张洋曾在微博中表示,在南航领导事发后亲自来看望并慰问后,其放弃赔偿补偿,但他要搞清楚,自己的病情被耽误,该不该有赔偿和补偿。张洋称在南航主动道歉、并愿意主动赔偿的情况下,其主动放弃赔偿,但目前依然维持原态度。

22月22日,张洋发布《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长微博,详述其遭遇:22月9日其乘坐南航CZ6222航班飞往北京,飞行途中突发腹内疝并急性肠梗阻,并向机组人员求助,然而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且滑行完毕后,迟迟未开舱门;此后机组工作人员与222急救人员均不愿将其背上救护车,自己忍受剧痛爬上担架,最终做了腹内疝手术,切除了2.8米的小肠。

张洋提出了多点导致其病情被延误乃至加重的质疑:飞机降落后接近52分钟舱门才打开,机组给出的理由是塔台没给信息;落地后,赶到的急救人员与机组人员互相推诿,谁都不愿意将其抬上救护车;独自乘机的他向南航方面请求派人陪护,但遭到拒绝;急救人员以大医院挂不上号为由,将其送往条件一般的999急救中心,随后又再次转院。

23日,南航和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先后就此向张洋道歉。

南航表示,对在与救护人员配合中发生的协调问题,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加强与相关单位的沟通协调,完善相应的工作流程。

首都机场急救中心泽表示,中心正认真调查地面医疗急救服务中的问题,剖析原因,总结教训。下一步将主动加强与航空承运方的沟通衔接,完善应急救援绿色通道,进一步强化生命至上的理念,不断提升医疗救护服务水平。

《一个记者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及向999急救索赔的声明》全文如下:

2.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999急救车欺骗患者,以朝阳医院和协和医院挂不上号为名,不顾患者病情,将重急病的本人强行送往999急救中心,全名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涉嫌利益输送。

2.在患者救治过程中,该急救中心先后给记者做了ct片,b超,腹平片,验血,验尿,血压,开塞露,胃管,心脏监护,输液,等等一系列检查后,最终却判断本人吸毒骗杜冷丁可能最大。此举涉嫌医疗水平低下,并对重病濒临死亡的本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3.在本人病情危急,并且999急救中心束手无策无法确诊之时,仍不安排主动转诊,直至本人自行求助朋友才转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治疗,此举漠视患者病情,涉嫌渎职犯罪。

4.本人在南航及首都机场医院主动道歉,并愿意主动赔偿的情况下,主动放弃赔偿。实因两者之责任有体系不健全因素,并无主观谋财害命之嫌。机场急救体系若能因我放弃个人利益,加快补漏哪怕一分一秒,公众都将是最大受益者,本人心甘情愿。

张洋在声明最后称,其本人已在北京卫计委官方微博私信留言,并留下个人联络方式,并将致电北京卫计委,望能够迅速调查此事,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

相关:南航腹痛乘客:急救医生无法确诊 反复问是否吸毒

“乘客腹痛自己爬下飞机”当事人表示不要赔偿,只希望理清急救程序,让其他人不再遭遇同样的事。

22月22日,乘客张先生在其个人微博账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上发表了文章,《南航CZ6222--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讲述“腹痛自己爬下飞机”的遭遇,引发关注。而24日,此事仍在发酵,既南航之后,首都机场医院两名负责人也登门向张先生道歉,并表示愿意补偿或赔偿,但张先生拒绝了。昨晚,他向华商报记者表示,“我不要赔偿,只是希望理清急救程序,让其他人不再遭遇同样的事。”

拒绝南航、首都机场医院赔偿

“乘客腹痛自己爬下飞机”事件主角张先生供职于辽宁一家媒体,微博ID“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昨日,张先生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昨天上午,首都机场医院两位负责人带鲜花去他家探望,并两次鞠躬向他表达歉意。两位负责人表示,急救人员在飞机上不够专业,应对突发事件乱了方寸,他们会彻底检讨;对于谁该抬张先生下飞机,他们将与南航共同协调,回复公众。首都机场医院两位负责人还表示,愿对张先生补偿或赔偿,来弥补过错,但张先生拒绝了。

此前一天,南航的两位相关负责人、当机空乘人员等多人先后两次来到张先生家向他道歉并进行慰问。送他的鲜花他留下了,果篮则坚决推辞。

南航表示会启动调查,查清事情经过,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同时,南航负责人也表达了希望补偿张先生的意思,但被张先生反复拒绝。

为何拒绝南航和首都机场医院赔偿?“由于我的记者身份,在本次事件中,我必须一尘不染,以避免任何可能为自己谋求利益的指责。而分文不取也能让我在推动这起事件的制度完善上,底气更足,心里更踏实。”张先生说,他不要赔偿,只要求南航和首都机场医院理清急救程序,弄清楚“到底谁应该来抬我下飞机”,避免其他人再遭遇同样的事。

也有网友质疑,为何将板子都打在南航身上?张先生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他原计划分部分写几篇文章讲述此事经过,第一部分是南航,之后还会涉及首都机场医院、999急救中心等。虽然不能把板子都拍在南航身上,但他认为南航也“不冤”:“作为一名乘客,我在飞机上是属于信息关闭状态,我的一切需求都必须通过机组人员传达给相关方,无论是塔台还是急救。当然,不能要求南航能如此尽善尽美,也不能指望社会体系能一步到位。但是对于发展了几十年的民用航空来说,一个谁抬我下飞机的问题,还需要飞机上现场去争论吗?”

急救中心至今未联系

张先生还告诉华商报记者,此次事件涉及的三个急救环节,他一共被耽误了近7个小时——在飞机场耽误近一个小时,在首都机场医院延误了两个多小时,在999急救中心又耽误了三四个小时。不过,事件发生后至今,999急救中心从没有联系过他,“我特别失望,也许他们认为自己没有问题吧。”

张先生说,根据首诊就近原则,第一次急救车把他送到首都机场医院做排查无可厚非,但第二次转诊时,999急救车却忽视医生提出送至较近的朝阳医院或协和医院的建议,而是将他拉至更远的999急救中心。“上急救车后,我问车上医生,你送我去协和还是朝阳啊?他说送999急救中心。我问为什么?他说在朝阳和协和你能挂上号么?我无言以对。事后我才得知,我这种急症不存在挂不挂上号的问题。”

张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到999急救中心后,他又重新做了所有能做的检查,仍无法确诊,病情却持续恶化,“这完全是耽误了,没有一点意义和价值。”张先生说,由于诊断不出是什么病症,医生反复问他是不是吸毒,更让他绝望得泪流满面。“第一次问我是不是吸毒,我说怎么可能,我是来北京来采访的记者。第二次又来问我,语气特别横,说‘你就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吸毒?"张先生说,“他认为我的症状是装出来的,认为我是买不到毒品的人,到医院来打杜冷丁。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要求过打什么杜冷丁。”

张先生质疑,如果诊断不出病症,999急救中心应主动提出将他转院,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让我在那耗着”。最终是他自己联系了在北京的同事和医生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被转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并迅速做了手术。“如果再晚一点,我就小肠穿孔,引发大面积感染,那就完蛋了。”

张先生表示,他会养好身体,继续跟进此事。他还透露,“999的事情,我正在搜集信息,我这是拿生命去采访了,肯定要揭揭他们的盖子!”

新闻回放

机上突发疾病险些死亡

25天前,到北京出差的张先生差点死在首都。当时他在飞机上突发腹内疝,这是一种急性肠梗阻,需紧急手术。可在飞机落地后52多分钟,飞机舱门却迟迟打不开,随后上机的急救车医生和空乘人员又因谁该把张先生抬下飞机起了争执。他只得自己爬下舷梯爬上救护担架,之后他三次被转诊,最后在医生朋友的帮忙下,送到北大人民医院急诊科手术,以切除82厘米小肠才得以挽救生命。4天前,他拆了三分之二的线,回到沈阳的家。张先生说,“自己活下来了,所以写下来,有多少人他即便活着写不出来。”住院和出院后,在微博上他把自己的生死遭遇写成文字,引发热议。

太阳能光电

电信

藤制品

相关阅读